微软之下寸草不生- 张亚勤称微软没垄断

微软之下寸草不生? 张亚勤称微软没垄断

  6月中旬,韩国裁决英特尔涉嫌反垄断案,对其处罚2500万美元。英特尔对此裁决不满,表示要上诉到高级法院;7月17日,欧盟反垄断监管当局对英特尔发起新的垄断指控;据传,必和必拓竞购力拓一案,欧盟委员会正在进行反垄断审查;而雅虎和谷歌的广告合作,也已被列入美国联邦反垄断调查之中,正在接受若干州相关部门的复查……

  对于8月1日将要在中国出台的反垄断法,外企是什么态度呢?本月23日,微软中国公司董事长张亚勤被问及微软如何应对中国《反垄断法》,张亚勤回答说,“我们不存在这个问题,我们和政府、整个IT业界有那么多合作,我们没有垄断。”

  截至目前,英特尔对中国的《反垄断法》一直三缄其口。

  国内企业为“反垄”启蒙

  与微软英特尔抗争了近十年的互联网实验室董事长方兴东在接受本报采访时也确认,由互联网实验室牵头、联合各领域数十名专家学者组成的项目组完成的《中国高科技领域垄断状况调查报告》即将推出,他希望通过与国内厂商的联合诉讼为《反垄断法》启蒙。“

  其实不仅是办公类软件在微软阴影中生活,大多数软件公司都是在外资巨头的夹缝中杀出一条血路来的。以机械绘图类软件为例,AUTOCAD占据着90%以上的市场份额。在这种环境下,国内的CAD厂商如何生存呢?“尽管高端的CAD技术仍然掌握在欧美企业手中。但是,动手比国际厂商晚了将近20年的国内厂商也并不是没有自己的市场空间”,广州中望龙腾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刘玉峰介绍,现在国内CAD厂商正在组建“国产CAD软件联盟”,到五月底已经有近10家加盟这个联盟。

  软件巨头或临强制许可

  对于中国的反垄断法出台,业界高度关注,路透社相关消息称,美国各界对此予以密切关注,担心美国大型科技公司因此遇到麻烦,并且建议这些跨国公司克服心理焦虑。

  报悉,美国企业主要担心的是,中国反垄断法可能会对那些占市场份额大的公司形成严格约束,尤其是微软和英特尔这样的公司。微软等企业还可能面临强制许可制。但受中国反垄断法影响最大的,可能还是中国企业。

  与此同时,AMD还咬住英特尔滥用市场地位的罪名不放,在韩国、日本、欧洲,甚至是美国本土发起了对英特尔的反垄断调查,让英特尔在诉讼上疲于应付,在回答记者提问时多次直指英特尔垄断。

  “我们扛反垄大旗已经很累了”

  国内软件企业,面对外来软件的强势侵袭,也曾一度提出过强烈抗议,但是在国内相关法律并不完善、多年数次抗议并无显著效果的情况下,他们也验证了“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的经典论断。反垄断的呼声日渐式微。金山公司助理总裁王欣对反垄断这个话题,就提出了“其实我们扛这面大旗已经很累了”的话题。

  金山 抗争微软20年现在有些泄气了

  尽管今天的金山已经在互联网上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不再是一副苦大仇深、扛着民族大旗的喊冤者形象,“已经20年了,其实我们扛这面大旗已经很累了”,金山助理总裁王欣接受采访时感慨。全民都用WINDOWS,也就相当于自己的命脉掌握在别人手里,但是政府还是应该干政府该干的事情,软件产业完全靠政府支持也不可能。一个产业的发展最终还是取决于国民的素质和价值取向。

  WPS目前在金山的价值链体系中,尽管是金山业务模块中最不赚钱的业务,但输送了不少的人才,“不管怎么说,办公软件行业已经是浅池子,能赚到的利润已经很有限了,除非是找到很好的商业模式,现在就面临着向互联网转型的机遇。”

  因微软进攻曾经“濒危”

  金山助理总裁王欣回忆称,上个世界90年代初的岁月里,金山的WPS曾是电脑的代名词。当时大街小巷的打字社,基本上都是用WPS在排版。“在多数中国人眼中,办公软件就是WPS.”

  当时WPS批发价2200多元,年销售3万多套,销售额超过6600万。然而令人没有想到的是,在WPS占据绝对优势的办公软件市场上,因微软办公软件的进攻,曾经列入“濒危”软件的行列。

  “微软之下,寸草不生”?

  王欣戏称业界有句谚语,叫做“微软之下,寸草不生”。1994年,WPS如日中天,微软进入中国第一件事情,就是如何将WPS的老用户转移到WORD平台上。微软主动向金山抛出了橄榄枝,希望与金山WPS在文档格式上兼容。WPS97及以后多个版本的领军人物之一的沈家正说,双方都通过自己软件的中间层RTF格式来互相读取对方的文件。“现在回忆起来,当时还是太天真了。”金山WPS用户逐渐从WPS转成WORD一族,金山与微软交换文件的一纸协议,成了金山由盛到衰的转折点。

  当然,如今WPS面临最大的敌人,不仅是微软,更是盗版。

  永中科技 呼吁把微软列为“第一被告”

  7月5日,永中科技总经理曹参提出了一个观点:呼吁政府将微软列为中国反垄断法的“第一被告”。

  永中科技是国产Office软件的代表企业,作为微软长期的竞争对手之一,曹参一直希望政府提高对微软垄断现象的警惕。在曹参看来,《反垄断法》让身单力薄的国产软件厂商看到了机会的来临。“微软在中国一直滥用垄断地位,利用技术垄断和市场垄断双重手段打压国内企业,并让国人承受比国际更高的价格。”曹参说。他表示,如果政府不出面,永中科技也准备跟微软打官司,“我们不怕它,正在搜集各方面的相关证据。”

  威盛夹缝求存

 天天时时彩 10年前,我国台湾省的芯片厂商威盛曾经有过辉煌的业绩,包括IBM、惠普等大客户的支持使威盛的芯片组市场占有率高达70%,在1999年威盛收购了美国的芯片厂商Centaur和Cyrix,由此进入X86电脑处理器市场。

  进军CPU市场惹来了英特尔的“封杀”,一面对威盛提起专利诉讼,一面发起强大的市场攻势,结果与英特尔发生了多起专利纠纷的威盛虽然达成了相互授权协议却元气大伤,在芯片组市场份额跌至20%,市值也缩水了61%.

  如今,威盛经过近5年在芯片组、低功耗处理器领域的努力,成为了继英特尔、AMD之后第三大CPU厂商。尽管对于昔日打压自己的对手不愿多作评论,但威盛电子总经理陈文琦曾坦言,在对手的夹缝中生存下来实属不易。

  技术垄断,你能奈我何?

  微软 国内“捆绑销售”百年不变

  软件巨头微软因垄断而成为竞争对手、各国政府和用户声讨起诉的对象,在国外,微软多次因为利用在电脑操作系统的垄断地位捆绑推广销售其应用软件产品,给其他的软件厂商带来了致命性的打击。

  国内外都有“受害者”

  在中国,大多数个人用户还是采用盗版的微软软件,指责微软垄断似乎底气不足。但中国的企业、行业、政府部门在逐步采用正版软件的过程中,依然没能逃脱微软的掌控,而中国的软件企业对微软更是抱怨甚深。

  一位熟悉微软的IT企业资深人士向记者回忆,微软刚进入中国市场时,通过纵容盗版行为来达到免费推广、市场普及的目的,在完成事实的垄断后,微软便开始大张旗鼓地反盗版,包括将涉嫌盗版的企业、行业用户诉上法庭,索赔金额少则数十万元,多则上千万元,该人士称,“收到微软律师函‘恐吓’的企业和个人用户更是不计其数,还借中国加入WTO时机,频频利用盗版问题向中国施压。”

  政府采购多有屈就

  在政府部门的采购中,依然可见微软“一手遮天”,捆绑销售、天天时时彩排挤竞争者依然是微软的惯用招数。据一位业内人士透露,在5年前某国家部委的软件采购中,微软曾向该部委的采购部门发传真称,必须购买微软的Office产品,否则将拒绝向对方销售Windows操作系统;在最近两年国产软件成熟并成为政府采购的主力后,微软则使出了截然不同的捆绑招数,业内人士透露,在南方某省的政府采购项目中,为了抗击金山、永中等国内对手,微软同意向该部门免费赠送Office软件,前提是对方必须购买Windows操作系统。

  IT专家称,微软并没有向国产办公软件过多地开发各种接口和技术标准,导致国产办公软件与微软Office或多或少地在兼容性上存在问题。

  英特尔 遭国内PC厂历数垄断罪

  一位国内二线PC厂商的代表还向记者表示,“凡是AMD参加的会议,英特尔都拒绝出席,包括媒体召开的各种会议论坛,鉴于在业内的垄断地位不少活动举办方都只能请英特尔一家,这样无疑大大降低了AMD的曝光率。”除此之外,英特尔对合作伙伴还有要求,要求合作的PC厂商不得出席AMD举办的会议,不得作为厂商代表为AMD发言。

  英特尔在CPU产品上的最大竞争对手AMD,称英特尔的垄断“罪状”,包括英特尔采用直接现金支付、差别定价和市场补贴等手段,强迫戴尔、索尼等主要客户签署排它性协议,阻止这些厂商购买AMD产品;采用打折、补贴和提供市场开发基金等手段,强迫其它主要客户如NEC、宏碁和富士通签署部分排它性协议,限制这些厂商购买AMD产品;强迫PC厂商和技术合作伙伴联合抵制AMD产品发布及推广。

  在国内PC业界,英特尔采用类似的“控制”行为已被行内公认,对合作伙伴,英特尔资金上的优惠、采取广告返款策略控制国内PC厂商,迫使这些厂商安装和销售英特尔产品、不得与AMD合作,否则PC厂商很可能收不到英特尔的广告返款,甚至可能在日后的采购中得不到优先权和合理的价格。




关注ITBear科技资讯公众号(itbear365 ),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特别提醒:本网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本站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如若本网有任何内容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本站将会在24小时内处理完毕。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